• 那天坐在电脑前到凌晨,洗完澡时,有朋友告知天空是橘色的,爱拍夜景的RYAN同学已经拿着机器出去拍了。我们就把家里最厚的衣服全穿上,带着相机出门了。那晚的雪从四面八方飘过来,有风,伞都不知道往哪挡。帽子和衣服上一小会就覆了雪,融在大衣上。从一楼走到小区的马路上,雪地的脚印还不够时间拍就消失了。迅同学每次出门都是左右为难,是带这几个相机好还是那个也带,每每都要为这事犹豫不决。这晚,他带了个MAMIYA的大机器和脚架,一张拍街景的照片居然要曝光8分钟。时不时的,有白雪车和路人归家而走进镜头里。在雪地里的8分钟很漫长,我们都失去耐心了。后来又回家把大机器都放下,就拿了POLA轻装上阵。小区附近大马路上,来往的小车好像老人一样艰难而蹒跚地走在雪地里,平日直冲火线,今日这雪让它们放慢了速度。后来,雪小了点,伞也被我们丢在路边,拍落身上的雪,3点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