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16

    还能再DOWN点么 - [daily]

    最近我明显地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怨妇。尽管我在仔细地看《金刚经说什么》,能在那么几分钟内保持心的安静,但多数时候我都在咬牙切齿。佛说“善护念”,简单说来就是要看护好自己的念头。这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艰难的事吧。谁都不例外。只是觉得现在的生活特别没劲,好像一辆车本来是高高兴兴地要奔去海边,结果路上没油了,加油站又不知道在多远的地方。看着身边的车都是开大马力擦过我的车子,一会就没影了。我只能坐在车里,干着急。我和一个姐姐说,我不想做中间的那个人。要不就轰轰烈烈拼了命去干成了一个事,要不就偷懒过过安逸的日子。处在这个中间是多么痛苦的事。但我那个姐姐也数次努力想要告诉我,大多人就是处在这个中间的,很多人都觉得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我想,这大概就是要去接受平庸吧。其实,偶尔想想平庸也挺好的,至少生活不用那么累。比如,和爸爸妈妈住,吃饭不用愁,不用花钱租房子,做一份特稳定钱不多事也不多的工作,剩下的时间自己弄自己的东西。所以,我特别支持我那个姐姐停止她的广告事业,转而去考公务员。因为,目前并没有哪份工作值得你拼了命地付出的。而我和她,恰恰特别不幸,我们一工作起来就是工作狂和完美强迫症,把自己逼得太紧了结果自己也受不了。我们缺乏一种技能,像别人那样去平衡好工作和生活的关系。所以,一旦工作上不是那么如意,或是整个行业的问题,都很容易影响到我们。就像她之前会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广告行业里的同事多数都是混日子的感觉,很少有人像以前的前辈那样疯狂地想创意。我也是如此,如果我的同伴无法像我一样全情投入去做一个事,我就会特别烦恼,就会不由自主地要求别人。如果人家说我想回家了我得去玩了,我就会很受挫折。后来我才明白,我不能要求别人也像我一样。所以,当初有NEWAY华夏那样齐心和努力的团队,真是我们生命中的福气。

    LY说,为份杂志为份工作献身的想法是很青春期的想法。我承认这一点并且花了很长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我说不好到底我以后还能否义无反顾地去为一本杂志奉献,但如果它值得,我可能也还是重蹈覆辙。也有可能年纪一大了,我就想拥有更多私人的时间偷偷懒什么的。这就像和一个人谈恋爱,天生的笨蛋需要去学习平衡的技巧,最后她才知道单恋是不行的,患得患失地恋也是不行的,过了好一阵,她会重新思考到底应该怎么恋呢?所以,我比以前现实了。我想努力地摆脱青春期的幻想和困惑,用理性来控制我的头脑。谈何容易。

    看到日本的纪录片导演小川绅介的书,他为了拍稻田而刚脆和他的TEAM一起在村子里种田,还种了好几年。他说如果你不融入其中,不自己去真正感受,你就无法拍出真正的稻子来。后来,他们成了掌握天地奥秘的农民,具有了农民的智慧。我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有经典的作品出来。我特别地羡慕和憧憬我也能这样花相当的时间和精力去长期地做这样的事。可朱老师一句话泼我冷水了。他说,小川有个商业电视台,不然怎么熬得住——还有比这更冷水的话么。